李大宪:约翰·亚历山大·麦克唐纳的卷土重来

2019-09-09 03:33栏目:足球赛程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麦克唐纳准备退出政界。但是新政府的厄运---发展铁路的失败和大萧条,给常乐的麦克唐纳带来新的希望。1879年,他准备卷土重来。当时他制定的鼓励发展加拿大工业和恢复繁荣的高关税“国家政策”得到公众的支持。麦克唐纳正处于这种热情的顶峰。

  1878年的竞选扣人心弦,在自治领广场为麦克唐纳举行的一次大规模的集会上,一群蒙特利尔自由党人袭击会场,用鸡蛋攻击演说者。他们还冲上讲台,把麦克唐纳打的失去知觉。但麦克唐纳很快便苏醒过来,接着发表了一次绝妙的政治演说。几天以后,保守党在蒙特利尔以及全国大获全胜。

  麦克唐纳重返政坛,意味着他必须再次面对铁路问题。太平洋铁路丑闻把铁路建设耽搁了5年。另一名蒙特利尔金融家蒙特利尔银行董事长乔治·斯蒂芬与一群同行承诺恢复中断的铁路建设工作。斯蒂芬的表兄弟唐纳德·史密斯成为他的秘密合伙人。美国天才的工程师威廉·科尼利厄斯·范·霍恩应聘担任工程设计。麦克唐纳批准了斯蒂芬的计划。

  斯蒂芬和史密斯以私人财产做抵押,政府不断发行公债维持开工,就这样铁路建设侥幸地度过一次又一次财政危机。6年以后,太平洋铁路竣工。1885年,铁路频临破产。具有讽刺意义的是,加拿大西部发生的危机消除了铁路的危机。当时加拿大西部梅蒂人在受到冤屈的路易·里尔的领导下再次起义。政府利用已完成的那段铁路,向西部运送军队起义,加拿大人担心,如果起义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,美国就会寻找计划插手。不出所料,铁路的价值令加拿大人大大惊喜;政府很快为太平洋铁路筹集到新的贷款。

  里尔起义问题进一步扰乱了加拿大的政治事务,全国分为法语和英语两大派别。最后,里尔被判犯有叛国罪,在里贾纳被送上绞架。麦克唐纳有权改变里尔的死刑判决;但他没有这样做,他的三名魁北克部长支持他。安大略认为,里尔是杀人犯,理应被处死。魁北克认为,里尔虽然可能有些精神错乱,但他不自觉的成了烈士。自由党利用魁北克的情绪,着手在魁北克寻求支持。在20世纪很长的一个时期内,自由党一直得到魁北克的支持。 然而,麦克唐纳却以绝对多数的选票赢得了1887年的选举;但这时他的健康状况恶化。他已经失去往日的活力;他的许多同伴早已作古。麦克唐纳坚持下来,继续担任保守党领袖和首相。1891年,76岁的麦克唐纳迎来了另一次选举;这是他最后一次参加竞选。总而言之,麦克唐纳在最后一次搏击中仍然抓住了问题的本质。他说,自由党玩弄大陆主义。他利用反美情绪,指责自由党为降低关税而同美国人做秘密交易,“用武力、诡计或者双管齐下迫使加拿大加入美国联邦。”

  竞选的最后几天,麦克唐纳突然染病。他衰弱的不能继续竞选,只好返回渥太华。麦克唐纳的魔力仍然有效,终于赢得了竞选的胜利。选举过后俩个月,他中风了,虽然他一度回光返照,但还是在1891年6月6日一命归西,约翰·阿伯特担任了留守政府总理。

  麦克唐纳弥留之际,举国上下陷入寂静之中。议会停止了一切活动。大街上的马车经过麦克唐纳房前也要偃息车铃,举国上下焦急的等待着他的医疗报告,整个自治领都在祈祷,愿他早日康复或者安详的进入极乐世界,麦克唐纳去世以后,整个加拿大陷入了空前绝后的哀思。他们觉得这是每个加拿大人的哀思。成千上万的人乘火车来到渥太华,向麦克唐纳的遗体告别。维多利亚女王送来一个很大的红玫瑰花圈,放在麦克唐纳的遗体上。在渥太华举行了隆重的出殡仪式后,麦克唐纳的遗体在金斯顿下葬。